欢欢兔

生气的吐槽

cao,什么辣鸡腾讯,魔道怎么下架了,和镇魂似的播完就没了,什么意思

当见狗怂变成爱狗人士(下)

       最后,江澄还是知道了魏无羡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大宗主的护犊子属性爆发了。“蓝二!你给我滚出来!!”江澄提着紫电冲到了藏书阁底下,正在查书的蓝氏双璧吓了一跳。“舅舅,冷静啊。”金凌劝到。“大嫂。”蓝忘机从藏书阁出来,对着江澄见了一礼。这一声大嫂把江澄刚压下去的火气又给叫了出来。“谁是你大嫂。”江澄一鞭子甩到蓝忘机脚边:“你不是向来最仔细的吗,这次是怎么回事?你难道不知道魏无羡刚结丹吗?你难道不知道莫玄羽的身子底子本就不好吗?你还带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难道不会多打听一下情况吗?”这一连串的质问让蓝忘机越发的愧疚,蓝曦臣不想媳妇生气,也不忍弟弟伤心,就过来当和事佬:“好了晚吟,这事也不能全怪忘机,无羡没伤到别的地方就好,我们会想办法的。”

        “哼,还有你蓝曦臣,你居然瞒着我。”“这,晚吟,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蓝湛。”魏无羡跑了过来,身后跟着抱着小奶狗的蓝景仪:“魏前辈,你慢点啊。”“啊,蓝大哥和江澄也在,这是干嘛呢?”“走,跟我回莲花坞。”江澄一把拉住魏无羡往外走。“啊?怎么突然要回去?”魏无羡愣了一下。“给蓝二长长记性,谁叫他看不好你。”“唉不是,这事和蓝湛没关系,是我要拉着他去的 。”“走不走?”“哎呀师妹……”“莲花坞有好多狗。”“走,现在就走。”魏无羡双眼发光,拉着江澄御剑就走:“哦耶,小爱,妃妃,茉莉,我回来看你们啦。”蓝氏小双璧:“……”蓝二:“魏婴……”蓝大:“为什么我媳妇也跑了。”

      江澄看着一回来就和狗子们滚作一团的魏无羡,想起门生们惊恐的脸色,扶额叹息,没想到他居然有把狗当做借口让魏无羡回来的一天,其实吧,他也不是真的那么责怪蓝忘机,就是听那厮叫自己大嫂非常不爽,而且,他的腰需要静养。“阿羡,你这是,这是怎么了?”接到金凌传信的江厌离一听魏无羡受伤了精神紊乱,根本坐不住,知道魏无羡在莲花坞后立刻带着金子轩赶了过来。一回来看到魏无羡和一群狗玩得开心,先是一怔,然后落下泪来:“阿羡,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阿离,别哭啊。”金子轩手忙脚乱的哄着媳妇。“师姐/阿姐?你怎么哭了?”江魏两人见江厌离哭了,连忙跑过来。“金子轩,是不是你又欺负师姐了。”“金子轩你什么意思?”一上来就被两位小舅子炮轰的金子轩一脸懵,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讲。“阿羡,你哪里不舒服?和师姐说,师姐给你找最好的大夫。”江厌离紧紧拉着魏无羡的手。“师姐,我没事啊。好啦好啦别担心啦。”魏无羡笑嘻嘻的安慰着江厌离。“阿姐,随我来。”江澄拉着江厌离和金子轩到一边和两人说了魏无羡的情况。“这可怎么办?”江厌离眉目间写满忧愁。“阿离别担心,没伤及身体根本就行。”

         江厌离放心不下魏无羡,就在莲花坞住了下来,金凌也从云深不知处过来陪伴家人。(蓝思追:我媳妇也跑了,(┯_┯))“嘿嘿嘿,金子轩,这是我和蓝湛特意带回来的礼物。”金子轩顺着魏无羡的手指的方向一看,脸都黑了,我去,一只绿孔雀一只白孔雀,品相是极好,只是这寓意……“阿娘,这孔雀好漂亮啊。”“是啊,哟,开屏了。”得,媳妇儿子喜欢,还能怎样,金子轩无奈。江澄和魏无羡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江:干得漂亮。魏:那是。

         三天后,蓝氏双璧带着蓝思追来了,带着解药。“查出这妖兽的来历了,此妖兽名痋猿,乃南疆特有的毒虫毒物死后的怨灵寄生于猿猴身上,再加上南疆多毒气瘴气,猿猴生长于深山,每日呼吸瘴气,身上带着剧毒。无羡中的毒就是这痋猿毒素中作用于神经的一种,是痋猿将死时分泌出的,极难发现,中毒者先是性情大变,慢慢的会神经衰弱,最后死亡。好在无羡得到医治得很及时,毒素清理了大半,所以只要服下解药就没有大碍了。”在蓝忘机和大夫一起为魏无羡医治的过程中,蓝曦臣为众人解释。“无事就好,无事就好。”江厌离松了口气。服下解药后,魏无羡昏睡了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蓝忘机一把搂住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窗外就传来一声清脆的:“汪汪。”“啊啊啊啊啊,蓝湛救命,有狗。”屋外众人听见这一声惨叫,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好好好,终于正常了。

         二夫人正常了,和主母一起回来了,按理说蓝氏双璧应该正常了,可云深不知处的弟子还是每天瑟瑟发抖。“师妹,我没想到小白居然是狐狸唉。”魏无羡抚摸着那只小奶狗,阿不,小狐狸。“别叫我师妹。”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手上撸毛的动作没停:“估计是卖狗的人把它认成银狐犬了。”江澄喜欢狗,魏无羡怕狗,好容易有了两人都接受的毛茸茸,两人当然是宠爱至极,就冷落了自家道侣。

      “忘机,可想吃狐狸肉?”“……”“想。”
        

当见狗怂变成爱狗人士(中)

     “金凌,好好说话,魏无羡出了什么事?他现在在哪?”江澄向前一步捏住金凌的肩膀,他们身边的一大一小两个蓝家人目光一暗,各自上前了,把两人隔开。“晚吟别急,金凌,无羡怎么了?”蓝曦臣揽着江澄的肩轻轻拍着,安抚着他。“大舅,大舅他,他,他……”“他什么他,你结巴了?”江澄急了。“大舅他,在和仙子玩。”金凌憋了好久才说出这匪夷所思的事。“不就是和,等等,你说他和谁玩?”江澄觉得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大舅在和仙子玩。”金凌又重复了一遍。“哪个仙子?他又去招惹小姑娘了?蓝二不在他旁边?”江澄下意识的认为魏无羡又去沾花惹草了。“思追,这是怎么回事?”蓝曦臣皱了皱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泽芜君,江宗主,魏前辈不知何故性情大变,变得,呃,很喜欢狗,现在正在和阿凌的灵犬仙子玩耍。”蓝思追恭敬的回答。“那个见狗怂喜欢狗??你在和我开玩笑?”江澄一脸不相信,蓝曦臣也满脸疑惑。“是真的,我……”金凌话再次没说完,被魏无羡的声音打断了。“师妹,我回来啦。”“谁是你师妹?”虽然这么说,但江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他们好久没见了。魏无羡一步跨进来 ,开心的和曦澄二人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师妹和蓝大哥。”“不许叫我师妹!”“好久不见,无羡。”“来来来,这是我和蓝湛特意从蜀中和南疆带回来的。”“还算你有良心。”“多谢了。”江澄放下礼物,盯着魏无羡看了很久,魏无羡被他看得发毛,嘿嘿的干笑两声:“怎么,太想我了?”“那个,我听金凌说,你挺喜欢仙子?”江澄试探着问。魏无羡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啊哈哈,是啊,大侄子养的真好,毛光水滑的,太可爱了。”话音刚落,他就发现曦澄二人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他,他缩了缩脖子,问:“怎,怎么了?”“魏无羡,你怎么了?脑子坏了?”江澄把手放到魏无羡额头上,怪了,没发烧啊。“你才烧坏脑子了呢。”魏无羡没好气的拍开江澄的手。

      “兄长。”去见过蓝启仁的蓝忘机也来到寒室,蓝曦臣拉过他问:“忘机,这是怎么回事?无羡他怎么突然转性了。”“他,是我的错。”蓝忘机低下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把两人在南疆的经历告诉了蓝曦臣,蓝曦臣叹了口气:“其他地方没伤到就好,我们会想办法的。”“多谢兄长。”

        为了不让江澄担心,蓝曦臣并未把魏无羡受伤的原因告诉他,只是和蓝忘机一起在蓝家的藏书阁中翻找查询,希望找到原因。这几日,蓝家的每个人看到魏无羡都是一副惊恐的表情,因为他们出了名的怕狗的二夫人最近天天抱着狗,除了仙子之外,他还去买了一只白色的小奶狗,每日抱着撸毛撸个不停。“那个,魏前辈,您还好吗?”蓝思追小心的问。“哎呀,你们怎么天天问我这个问题,我好得很,哎哟哟,乖,来,再吃一个。”“嗷呜。”江澄看着面前人狗和谐的一幕,极为别扭。“大舅,你真的不怕它们?”金凌也别扭的慌,蓝景仪也跟着点头,好违和啊。“干嘛要怕,你看,多可爱,毛茸茸的。”“你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江澄扣住他的手腕,再一次检查,可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真的没有。”魏无羡抽回手,捏着小狗的爪子朝江澄晃了晃。

       晚上,蓝忘机不知第几次对着榻上那一团占了他位置的毛团子束手无策了。自从魏无羡转了性,就每天要粘着那只狗,白天抱着不放就算了,晚上居然要带着一起睡,耽误了天天,不能忍!“魏婴,我们……”“蓝湛,我要带它一起睡。”“可……”“哎呀别可是了,快睡吧,乖啊,木马~”蓝忘机呆呆的看着魏无羡在那只小奶狗脑袋上亲了一口,醋意瞬间爆发。“魏婴!”蓝忘机一把抓过魏无羡压在身下。“二哥哥你干嘛呀,小心压倒它。”魏无羡紧张的护住了小奶狗。“魏婴,你就这么喜欢它?”“对呀。”“为何?”“它好看嘛,多可爱。”“我好看还是他好看?”魏无羡沉默了,蓝忘机的脸越来越黑,什么时候这种问题还需要思考了。“它好看。”蓝忘机惊呆了,魏无羡撸着狗继续说:“你是很好看,但是它比你可爱呀,而且毛茸茸的。”蓝忘机彻底呆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果断拎起那只小奶狗扔到了床下,用灵力让它睡过去,然后扯下抹额,开始捆绑。“二哥哥你干什么?”“你,天天。”
      

当见狗怂变成爱狗人士(上)

     师姐姐夫存活设定,羡羡重新结丹设定,双杰闺蜜(划掉)设定,略沙雕,如有雷同,纯属意外。求轻喷。

       最近,云深不知处内不大太平,蓝氏主母和二夫人一起回娘家了,好久都没回来。蓝宗主和含光君两兄弟一张脸臭的跟别人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本来就样貌相像的两人现在只能靠发型来分辨。“啪”的一声,蓝曦臣不顾雅正把手里的信纸狠狠砸在桌上,把前来送信的蓝氏门生吓得半死。“兄长,如何?”蓝忘机问。“晚吟说,无羡没好之前,他们都不会回来。还说……”蓝曦臣顿了一下,看了看弟弟越来越黑的脸,加了一句:“要让你好好长长记性。”“喀啦”,蓝忘机手里的杯子很不雅正的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得从半月前说起――
      半月前,云游至蜀中的忘羡夫夫听闻附近被称为彩云之南的地方出了一只不知名的妖兽,为祸一方,由于那里地处偏僻,修仙世家很少,故此妖兽很久都没除去。“蓝湛蓝湛,我们去看看嘛。”“好。”夷陵老祖是个闲不住的,含光君更是逢乱必出,于是两人一同来到事发之地。到了目的地附近,这里一苗姓的仙门接待了他们,苗氏兴起不久,普遍实力并不高,见了两人自是大喜。“多谢两位前来相助,请先休息一晚。”家主苗文通安排两人住下,好吃好喝的招待。魏无羡尝到了这里特色的美食,见到了各色特色景物事物,很是兴奋,夜里,魏无羡趴在窗口指着苗府里家养的孔雀说:“二哥哥,都说这里盛产孔雀,果不其然,你说我们除完妖兽之后带一只孔雀回去送给金子轩(金子轩:啊秋!)怎么样?”蓝忘机温柔的看着他,嘴角带笑的点点头说:“你开心就好。”“蓝二哥哥最好了。”魏无羡扑了过去,然后,天天。
        次日天亮,两人随着苗氏门生进山斩杀妖兽,开始很是顺利,但渐渐的他们发现,他们错估了妖兽的数量,而且这些畜牲极有灵性,斩杀越来越吃力。到最后,蓝忘机手里的琴弦已经牢牢套在妖兽首领的身上,只需轻轻一拉,妖兽首领就可四分五裂,妖兽首领也知道自己无法反抗了,在蓝忘机催动灵力之时猛地向前一扑,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类似人类的扭曲笑容,一小股浓浓的白雾朝着蓝忘机脸上笼罩过去,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挡在了蓝忘机面前,紧紧捂住了蓝忘机的口鼻,白雾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魏婴!!!!!!”妖兽很快死在暴怒的蓝忘机手下,他不敢怠慢,立刻取出解毒的药丸喂魏无羡吃下,然后带着他飞速回到了苗家。
        魏无羡一连睡了3天,苗家请来了最好的医生为他诊治,蓝忘机又是愧疚又是心疼又是恐慌,一直陪在魏无羡身边没合眼。又没有护好他,又让他在自己眼前受伤,真是该死,蓝忘机简直想抽死自己。第四天清晨,魏无羡醒过来了,经过医生再三确认身体里没有余毒之后,再休整了一天,两人踏上归途。
        一路上,蓝忘机时时注意着魏无羡的身体,在一次次的诊断和魏无羡活蹦乱跳的表现下,他才渐渐放下心,恢复了每日吃喝玩乐夜猎天天的模式,一路回到了姑苏。
       “大舅!”“含光君,魏前辈!”金凌和几个蓝家小辈一起夜猎归来,见到许久未见的两人很是兴奋,金凌率先冲到了魏无羡身边,乖乖的冲蓝忘机喊了一声大舅父后拉着魏无羡问:“大舅,怎么样,蜀中和南疆好玩吗?”“好玩啊,下次带你去,对了,这是给你的。”“谢谢大舅。”金凌开心的抱着礼物。“来来来,都有份。”几个小辈立马围过来,开心的在一堆东西里挑了自己喜欢的。“汪汪。”一声狗叫打破了这温馨的一幕,几人身子一僵,金凌一拍脑袋,坏了,忘把仙子栓起来了,他刚想跑去拉住仙子,就见魏无羡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招招手:“呀,仙子,毛色越发好了,快来快来我看看。”这下所有人都呆住了,蓝忘机紧张的看着他,仙子本来就喜欢魏无羡,只是以前魏无羡很怕它,现在魏无羡居然主动叫它,它赶紧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哎呀呀,大侄子你养的真好,又壮了,真乖。”金凌呆呆的看着抚摸着仙子的魏无羡和拼命摇尾巴的仙子,沉默了一会儿,一把拉起蓝思追就朝云深不知处狂奔而去。“魏前辈,魏前辈你怎么了?!”蓝景仪惊讶的问。“魏婴?可有哪里不适?”仔细听,蓝忘机声音里含着颤抖。“哎呀,我能有什么事,来来来,仙子,抬爪,握手,真乖,一会儿给你买好吃的,来,摇尾巴,跳,真聪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魏前辈您到底怎么了?”蓝景仪抓狂的叫起来,完全不顾仪态。
         云深不知处,寒室。蓝曦臣好容易处理完事物,小辈们又不在,就拉过身边的江澄,想好好和爱人亲热亲热。江澄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也就沉溺在蓝曦臣的吻中了。“晚吟,我们许久未见,多陪陪我如何?”“呵,不就五天,哪里久。”虽然这么说,江澄还是乖乖的窝在蓝曦臣怀里,蓝曦臣笑得越发温柔,手也开始不规矩:“一刻不见晚吟,就如别离已久,何况五日。”正当两人想要进行下一步生命大和谐的时候,金凌拉着蓝思追闯了进来,两人立刻分开,蓝曦臣脸上满是不悦,而两个小辈就像没见到两人的脸色一般,一起大声说:“舅舅/泽芜君,大舅/魏前辈疯了/出事了!!”“什么?!!!”曦澄二人异口同声。

(唔,感觉废话好多,大家轻点打我,别嫌弃。)
     

一个沙雕的,恩……

今天补镇魂,看到面面的那句“我的小云澜”,又看到弹幕上狂刷吃饺子。想起我今天的午饭和晚饭吃的都是饺子,然后晚上就看到了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笑死我了,笑得我妈以为我发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终于买到了啊(虽然只有羡羡),这都多少天了啊,我们学校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蓝家奇葩小记③

自从这云梦双杰来了之后,我们云深不知处就热闹了许多,好吧,我承认,这大部分的热闹来源都是云梦的大弟子魏无羡。虽然我是女修,蓝家向来男女分修,我也还是能天天听到魏无羡的大名,来自我身边的姐妹们。“嘻嘻嘻,听说了吗,蓝老先生今天可是气的不轻呢。”女修甲。“可是,也不算是他的错啊。”女修乙。“先生向来严苛你又不是不知道。”女修丙。“恩,不过,他真的是,恩,很吸引人呢。”女修丁。啧啧啧,看看这可怕的撩妹能力,我默默吐槽。

那小子嘴巴挺叼,我恰好是最能帮他偷偷喝酒吃肉的人,这一来二去,我俩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酒肉朋友,偶尔还带上江晚吟同志,你问为什么是偶尔,哦,因为那孩子太傲娇了,明明馋的不得了还一脸哼,我才不与你们为伍的样子,也不知道最后抱着麻辣鱼不撒手的人是谁。虽然我和他们关系好,但是我却从没有其他想法,我觉得吧,江晚吟是朋友,而魏无羡嘛,就是我的闺蜜。

相处得时间长了,我发现他特别喜欢去撩我二哥,我们的冰山含光君同学。最神奇的是我二哥居然不想对待其他人那样无视,每次他都能轻易地被魏无羡撩起情绪,别人都说他们关系不好,我却不觉得,不知为什么,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旁人无法插足的奇特关系,这旁人中也包含了我和大哥,还有江晚吟。

一日,我听说魏无羡被罚了,在藏书阁抄书,还是我二哥监督的他。我凭借着女人的第六感觉得他俩之间不会平静,于是我提了一只刚下山买的烧鸡,借着偷偷给魏无羡打牙祭的名义大摇大摆的去藏书阁偷看。“哈哈哈哈哈哈!”还没跨进门我就被这笑声吓得差点把烧鸡扔出去。“魏婴,你究竟是个什么人?”这是我二哥暴怒的声音,咦,咋有种他在害羞的感觉。我怕他俩打起来,赶紧跑到窗口偷窥。哦,他俩你来我往打打闹闹,耶~怎么有种满是粉红泡泡的感觉。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二哥这么失态。不知道他俩得闹到什么时候,我怕殃及池鱼,就提着烧鸡溜了,鸡我吃了,明天把我偷藏的天子笑给他好了。我一个人捧着只鸡美滋滋的啃着,突然,我看见我二哥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我吓得手一抖,忘了把鸡藏起来。“你怎么在这?”二哥的声音冷得像冰碴。这是我院子啊二哥,我不在这我在哪?哎哟,等等,二哥脸红啥?“那个,二哥啊,这是我院子啊。”我战战兢兢的说。二哥一愣,退到院子门口一看,脸绿了,匆匆丢下一句抱歉就走了,这速度,都快赶上御剑了。唉?在等会儿,二哥没发现我在吃鸡?!

第二天,我提着酒偷偷摸摸向客院摸过去,没想到啊没想到,半路上又遇到了二哥,搞啥呢,我和他有仇吗?二哥抱着床被子,鬼鬼祟祟的向后山的方向走去。干嘛呀这是,我偷偷跟过去,哟呼,没被发现。我趴在草丛里,看着二哥放下被子掏出避尘,这是干嘛,拿被子练剑?我正疑惑,突然,我看到了二哥被子上的不明液体,噗,二哥,难道尿床了?我拼了老命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原来二哥是来毁尸灭迹的啊。二哥拿着避尘狠狠的把被子戳成了一堆棉絮,然后点了个火折子把被子烧了个一干二净,他呆呆的看着早已化为灰烬的被子,突然念出了个名字:“魏婴。”这又是什么操作?我咋觉得这声音这么苏呢?包含着迷茫,羞涩还有欣喜,干啥呢这是?我继续看,二哥蹲下了,盯着那堆灰烬咬紧嘴唇,左手扶额,指尖轻轻抚摸着抹额,又念了句:“魏婴。”我惊出了一声冷汗,虽然我没法看清二哥的脸色,但我能更清晰的分辨出这声“魏婴”中所包含的情谊,好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苦恼着心上人会不会接受自己。这么一想,刚刚那滩不明液体,难道是,生理反应,哎哟喂呀,我仿佛被雷劈了,僵硬的看着二哥处理好现场匆匆离开。过了好久,我才拖着麻木的身体慢慢爬出来,带着我破碎的三观。

最终,我手中的天子笑和烧鸡一样没能送出去,因为我现在正坐在后山的树杈子上,边喝酒边思考人生。我,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呢。

(渣文笔求轻喷,欢迎提意见)

蓝家奇葩小记②

感谢各位赏脸阅读的道友,不要脸的求个小心心(另外,因为我手贱,我快被玛丽苏的不要脸程度恶心吐了,祸害了我多少cp)。

       恩,我来了,对,还是我,蓝婉儿。没想到我这么快又见到那俩熊孩子了。这天清晨,我完成早读,母亲来告诉我今天云梦江氏回来两个弟子和我们一起学习。哦?江氏?我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应该是那天泼我一身水的两个小魂……小帅哥。果然,我去库房取新画具的路上,见到了和聂家公子一行人参观云深不知处的两人。“呀,是你!”那个梳着马尾的少年最先叫出来,另外那一个不知怎么的,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魏兄,你们认识蓝二小姐?”聂怀桑惊讶的问。我走过去和他们见了礼,那两人才反应过来,还了礼,那个严肃些的说:“在下云梦江氏江晚吟,他是我师兄魏无羡,那日唐突姑娘了,实在是抱歉。”“哇难得你叫我次师兄。”“哇原来你们都认识蓝二小姐。”“无妨,小女蓝婉儿,还有些事,就不陪几位聊天了,诸位慢慢参观吧。”我绷着蓝家的正经皮笑着说。在我走过转角时,我听到几人的对话。“哈哈,江兄魏兄好福气,这么早就认识了蓝家小姐。”“哪里哪里,那日是我们不小心惹恼了人家,算不得有福。”“魏兄啊,我提醒你,蓝二小姐就罢了,日后可千万别惹蓝二公子,他可是和蓝启仁一样出了名的古板,小心被罚,你也见到了吧,他家那家规,哎哟哟哟。”咳,说实话,这话我挺赞同。

       他们来了几日了,魏无羡的光荣事迹我没少听,我暗暗发笑,也许我们有时间可以结交下,毕竟蓝家个个一本正经,其他世家的以前不正经来这儿几天也就正经了,和我一样不按常理出牌,咳,有趣的也就只剩他一个了。我们真正交上朋友,是在某个月黑风高夜,别误会,我们没干啥,真的,就一起喝了个酒。

        因为我这些日子忙着我一幅颇复杂的画作,我已经好几天没去镇上耍了,放下画笔揉揉胳膊,伸了个懒腰,喝了口茶水,突然想起我好久没喝过酒了,有点馋,要不,偷偷去买点酒顺便买点好吃的?这些日子我的味蕾快被苦的失灵了。念头一出,我麻利的收拾好屋子,悄咪咪的摸了出去。

    “魏无羡,你小声点。”“该小声的是你师妹。”“不许叫我师妹!”得,又是他俩,这对白能不能换一换。我扶额,闪身进了墙角,两人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东西,这味道,咦?“我的天,这里的饭菜也太难吃了,我舌头都要坏掉了。”“恩,还是阿姐的莲藕排骨汤好喝。”难得啊,意见一致,我使劲抽了抽鼻子,恩?恩?!!!这味道,啊,玫瑰酿,我的心头宝,啊,辣菜,我的心头肉。“唉,天子笑只剩一坛了,不过还好,还有花酿。”“少喝些,这里禁酒。”我一脸馋样,听着他们的话,我计上心头。

       我一步跨了出去,看着呆住的两人,面无表情,心里其实笑得快倒了。“蓝,蓝姑娘?”江澄结结巴巴的喊了我一声,魏无羡看着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肯定在想什么应对方法。“唉,前天是蓝二公子,今天是蓝二小姐,你们兄妹还真是,心有灵犀,好好好,我和师妹上墙头喝, 不算破戒哟。”魏无羡说着,拉着江澄就要走,看他要走,我连忙冲过去拉住他,他愣了一下,没说话。“你拿的,是罗家的玫瑰酿?”我问。“啊,是。”他呆呆的点点头。我一笑,很好:“跟我来。”“干嘛?”江澄以为我要带他们去找二伯父,满脸戒备。我摆摆手:“带你们找地方啊,不过先说好,玫瑰酿分我一坛。”两人一下子傻了,哈哈哈,那小样,够我笑一年。“蓝,蓝二小姐,你刚刚说什么?”魏无羡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有些等不及,一手一个拽住他们俩:“姐什么姐,快点的,馋死我了。”我的形象在美食面前全毁了。

       我们仨来到我经常偷偷喝酒吃肉的秘密基地,我住的较远,很幽静,屋后有一大片竹林,我在里面放了桌椅,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看来蓝二小姐常来啊。”两人打量着这里说。“对呀,来来来,你们还带了辣菜吧。”我渴望的盯着江澄手里的食盒。“你还吃辣?”两人的表情更加惊讶。“那当然,这儿的菜淡出个鸟来,我这几天没出去吃,味蕾都快失灵了。”我夹了一筷子辣子鸡,啊,舒坦啊。

       我们仨在这儿吃吃喝喝,他俩看着我感叹到:“说真的,你不像蓝家人。”恩,反正我的真面目已经暴露了,我也不在乎了。我给自己续了一杯玫瑰酿,咂咂嘴说:“没关系,在正经时候像就行,再说了,我从小到大爹娘也常说我不像。”“你居然没被蓝启仁罚?”江澄颇为感慨。“那是我聪明。”没错,我可是游走在违法边缘的女人。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吃喝得差不多。我收拾好东西后回屋给他们拿了解酒药和我特制的熏香,可以消除身上的酒味不让别人发现。“难怪你没被罚。”江澄边用边嘟囔。我把他们送出去,魏无羡转过头对我一笑:“二小姐,下次一起喝酒啊。”

(汪叽:说,什么意思,魏婴怎么总和那丫头同框?本兔:别别别,含光君,下章你就出场了,真的真的,把避尘收起来,真的,我保证。)

蓝家奇葩小记①

恩,第一次在乐乎发文,刚入魔道圈不久,但被圈的死死的。最近看大家对各式奇怪女主的吐槽,还有太太们写的加女主的文,就想来凑个热闹。主cp忘羡,其他的可能会提及。正文还没有全部刷完,若有哪里不对,请大家及时指出。

       我叫蓝婉儿,是姑苏蓝氏的一名女修,同泽芜君含光君他们一辈,算起来他俩还是我的族兄,恩,应该唤表哥(还是堂哥?)。我的母亲是蓝家大小姐,我的父亲是姑苏一个依附于蓝家的家族的二少爷,家族不大不小,还过得去,因为我父亲是个痴情种子,竟然为了我的母亲自愿入赘蓝家,所以我才姓蓝,我同两位哥的关系嘛,还算过得去。蓝氏到我这一辈女子少,就我和我的姐姐蓝嫣儿,姐姐已经出嫁,所以蓝家对我还是很重视的。只不过,我在蓝家可谓是一朵奇葩。

        众所周知,姑苏蓝氏素来以雅正闻名,随便拉出一个蓝氏子弟那都是优雅端方,挑不出错,可偏偏到了我这儿,就变得,恩,歪了。从小到大,家里人都说若是我脱了抹额,说是蓝家人肯定不会有人信。为什么呢?你看啊,蓝家个个重礼仪,可我在外面还好,一回房,鞋子一甩,往床上一摔,四仰八叉。在外人面前坐得笔笔直直,可人一走,二郎腿一翘,椅背上一靠,呼,舒坦。和人交流,若是平常还好,要是把我惹毛了,我可不会像其他蓝家人一样喜怒不形于色,我会直接把人叫到僻静地方叉腰骂得对方怀疑人生。(至于为什么叫到僻静处,恩,因为我怂,不想抄家规,实在太多了!)蓝家人口味淡,我却是吃一顿饭能拌上一罐辣椒酱。蓝家人一杯倒,我能喝下5、6坛天子笑面不改色心不跳,还能再战。这还不算,蓝家人善音律,优秀的琴修出了不少,可我,是个音痴(捂脸),减字谱我学了整整一年都认不全,更别说实战操作了,能把人耳朵听聋。就为这,爹娘差点没愁死,一个手把手教一个监督,可我十个手指头肿得像萝卜也没能弹出最简单的仙翁操,无奈下,爹娘只能放弃。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废物。我琴不行,但是我喜欢画画,在整个蓝家若我的画技排第二那没人敢排第一,包括我们的蓝氏双璧。(骄傲脸)我还喜欢摆弄药材,父亲的家族本就以医术出名,在他的指点下,我的医术也能排第一,不吹牛。由于我没法修音律,没法以琴退敌,所以在练剑的同时我就自个儿钻研出了用画笔来代替琴弦的招式。慢慢的,我的功夫越来越到家,手中的画笔使得丝毫不比其他蓝家子弟手中的琴弦差,家族中质疑我的声音才慢慢消退。

        我第一次参加夜猎的地方挨近云梦,夜猎完成之后,还有一天的休整时间,我就悄悄的租了一条船,独自泛舟于莲池中,啊,真是特别舒服啊,清风徐徐,莲香扑鼻,景色怡人,我划了一会儿后索性丢下桨,贴了个驭舟符让船自己跑,伸手到水里摘了个莲蓬,弄了片大荷叶遮在头顶,躺下一边剥莲蓬一边看云彩。就在我惬意得快睡着时突然一阵少年的嬉戏声传来:“哎哟我说师妹,你看看,我都采了那么多了,你怎么就拿着一个啊。”“这是人家的莲花池,采一个尝尝鲜也就罢了,你采那么多小心人家追你屁股后面喊抓小偷。还有,再叫我师妹我就把你踹下去。”“哈哈,就算被发现,师妹你也会替我付钱的对吧。”“滚滚滚,谁要浪费钱,还有,都说了不许叫我师妹!”我听着怪有趣的,可没想到,后来这俩熊孩子居然真的在水面上比划起来了,我离他们比较近,虽然隔着荷叶看不见,但也被波及了。我的小船一阵晃,要不是我反应快我就掉到水里了,虽没有掉到水里,但裙子湿了大半。

      “哈哈哈江澄,哈哈哈你看看你,哈哈哈。”“魏婴!”他俩好像又要打起来,我怕摔下去,连忙出声:“两位,这大好的风光不赏,吵吵嚷嚷做什么?”他俩的声音顿时没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后,他俩出现在我眼前。恩,两人和我差不多大,穿着紫色绣着九瓣莲的衣服,哦,江家的人。他们一个的头发规规矩矩的束起,只留一缕垂在额边,另一个只用红色发带束起一个马尾,恩,他们真的都好帅!虽然蓝家人都有一副好相貌,但眼前两人丝毫不逊色。

       两人见我裙子上的水痕,对望一眼,抱歉的对我说:“抱歉姑娘,我们……”“算了,无妨。”帅哥就算了,若长得丑,我早把他踹进水里了。“咦,姑娘是蓝家人。”梳着马尾的少年见了我的抹额。我被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我出来大半天了,再不回去估计要抄家规了,于是来不及多说什么,匆匆说一句告辞,连忙划着船走了。

       赶回我们住的地方,偷偷摸回房间,还好没人注意我现在这副狼狈样,我偷偷松了口气。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啊,我这人吧,有些认床。我盯着天花板,思绪飘飞,不知怎么,我想起了白天遇到的人,唔,好像叫江澄和魏婴是吧,算了,不过一面而已。

       缘分这东西真的很奇妙,我没想到今天遇到的这位叫魏婴的少年会成为我的知己(男闺蜜),还会成为我二嫂。